广告发布联系QQ:2806149615

​安信信托从龙头到谷底 信托大亨高天国麻烦缠身-今日股票

股票基本常识 股票基本常识 06月26日 00:05


​安信信托从龙头到谷底 信托大亨高天国麻烦缠身

火箭财报(ID:insiderpost)

孤星坠落

曾经的行业龙头、最会赚钱的“信托第一股”安信信托(600816.SH)因投资踩雷、业绩巨亏、兑付危机、高管人事变动等问题迅速坠落,而控股股东股权又惨遭冻结,让麻烦缠身的高天国苦不堪言。

昨日,安信信托在停牌核查相关事项后再发控股股东股权冻结事项,即6月21日,其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持有的16.1亿股股份(占总股本的29.44%)被冻结,冻结日期自2019年6月21日至2022年6月20日。

据核实,安信信托上述被冻结股份事宜涉及还款义务约3.99亿元(其中2.4亿尚未到期)。

截至6月24日,控股股东国之杰累计被冻结股份数为20.17亿股,占其所持安信信托股份的70.36%,占总股本的36.90%。

截至目前,国之杰总计持有安信信托52.44%的股权,而其余股东所持股份均不超过5%。国之杰背后持股75.66%上海谷元房地产公司,该公司由高天国控股;高天国为安信信托的实控人。

从海南房产起家的高天国,拿下安信信托(彼时为鞍山信托)后,依托行业发展,带领安信信托业务快速增长,一度使安信信托成为行业龙头。然而进入2018年后,安信信托开始“变脸”并迅速“坠落”。

安信信托坠落

安信信托前身为成立于1987年的鞍山信托,由鞍山市财政局等4家单位出资设立;1992年股改后,在1994年以“信托第一股”的身份在上交所上市;2002年,高天国的国之杰从鞍山财政局受让股份,成为安信信托第一大股东,之后,高天国通过定增增持股份,控股安信信托。

高天国掌控安信信托后,安信信托经历了快速增长的几年。数据显示,2009年至2017年,安信信托除2012年营收和净利下滑外,其余年份业绩多以超50%的幅度增长。

2014年之后,安信信托的净利突破10亿,到2017年其利润规模近37亿,营收规模达55.9亿。这让安信信托2017年在全行业总计68家信托公司中营收排名第一,净利排名第二,其净资产收益率自2014年起,连续3年成为行业第一。

业绩支撑下,安信信托股价曾在2017年最高涨至12元左右,还成为首批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A股公司。

进入2018年以后,安信信托业绩大变脸。公司营收仅2.05亿,同比降96.34%;净利为亏损18.33亿,同比下滑149.96%。该业绩在全行业垫底,基于此,安信信托股价从2018年年初的10元左右,已腰斩至目前的5元左右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安信信托公布2018年年报时,出现重大的会计差错,错报营收为-8.5亿,安信信托对此解释为工作疏忽所致。

而除了业绩变脸外,涉及百亿的信托项目违约等问题也悬在安信信托头上。上述问题使安信信托处于风口浪尖,引发监管问询。

安信信托年报显示,其目前经营的主要业务有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。其中固有业务为其自营业务,是信托公司运用自有资本开展的业务,主要包括固有资金存贷款及投资业务;信托业务即为信托公司资产管理业务,信托公司从中赚取手续费和佣金。

而根据安信信托年报及问询回复,公司业绩大幅下降是其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均出现下滑所致。

其中信托业务由于交易对手以中、小企业及实体经济为主,受宏观经济影响,部分企业融资受限,未能足额支付信托报酬,导致安信信托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较上年减少37.4亿元。

安信信托受资本市场环境震荡影响,2018年其固有收入中的“投资收益”及“公允价值变动损益”两项收入,分别同比降25.52%、647.75%。根据年报,安信信托的投资收益亏损8527.5万,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损失12.6亿。

除此之外,安信信托出现净利下滑,还与其发生资产减值损失21.56亿有关。其中对投资印纪传媒计提减值损失10.55亿元。

去年年初,安信信托受让了印记传媒6.03%的股份,受让价格为12.75元/股,初始投资成本为13.6亿元,成为印记传媒第四大股东。受让完成不久后,印记传媒因实控人危机,股价跌停,之后印记传媒业绩“洗澡”,并被“戴帽”,其股价也跌至1元左右。

除踩雷印记传媒外,安信信托还踩雷退市股中弘股份。安信信托拥有中弘股份股东5.5亿的债权,此笔债权以中弘股份股票作为还款保证,然而在该债务到期前几日,中弘股份就被终止上市,该笔贷款则被安信信托按100%计提减值准备。

兑付危机更是悬在安信信托头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。截至5月20日,安信信托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共计25个,涉及金额117.6亿元。安信信托表示,宏观经济形势及市场变化等因素,导致其短期流动性困难从而出现兑付问题。

对于到期的信托计划,安信信托一方面与委托人沟通协商延长期虎牙直播股票限;另一方面通过与债务人谈判、寻求第三方企业债务重组、借助司法途径处置资产等方式处置变现资产,尽快向委托人兑付。

业绩变脸的一年,让安信信托的高层大换血。5月24日,安信信托发布聘任高管的公告,包括原董事长王少钦在内的多名原高管卸任,新任董事长则为邵明安,新任总裁为民生银行背景的王荣武。

其中邵明安是安信信托实控人高天国的老将,在高天国入主安信信托的第二年,邵明安就任安信信托的副董事长,此外,他还是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国之杰的董事。王荣武的工作经历主要在民生银行、民信资本,此外,他还曾是信泰人寿的首席投资官,重庆信托的董事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安信信托原总裁杨晓波的年薪在安信信托业绩变脸的一年拿到税前1000多万的高水准,引市场和监管关注。安信信托对此回复称,高管薪酬是由当年固定薪酬、上年绩效薪酬和过往年度绩效奖金递延发放三部分组成,2018年绩效实际反映的是2017年业绩情况。

高天国危机

安信信托正在焦头烂额,其实控人高天国也是麻烦缠身。

资料显示,今年68岁的信托大亨高天国是四川阆中人,早年参军,转业后在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任副局长。90年代,高天国下海经商,并在海南炒房。高天国炒房获得资金后,开始进行资本运作,目前其产业遍及金融、地产、投资、能源等领域。此外,高天国还与宏达系刘沧龙、中民投等均有来往。

早年高天国海南炒房时,曾卷入一起政界案件,彼时助其炒房的高官落马,高天国顺利脱身,并最终在资本市场中成就其成为信托大亨。2018年,高天国再次卷入是非案件。

资料显示,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因贪污、受贿等案件被审,该案件指出高天国曾向姜喜运行贿2300万元,获得了恒丰银行5.13%的股份,并为其在办理贷款方面提供帮助。截至目前,高天国旗下公司已不在恒丰银行股东名单中,高天国本人也似乎“脱身”。

高天国的麻烦还不止于此,其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上海国之杰也陷入资金危机中。

今年年初,高天国的国之杰差点面临近30亿信托违约,彼时刘沧龙旗下四川信托公告称,其博邦系列信托计划的融资方国之杰未足额偿付应付利,不过第二日,国之杰就支付了利息。

值得注意的是,6月初,上海国正作为被执行人,其持有的上海国之杰6000万股权被湖南益阳法院冻结,资料显示,上海国正是上海国之杰的第二大股东,持股22.5%,上海国正则由四川信托持股39.9%。

然而,最让高天国头疼的是其持有的安信信托股权两次被冻结,合计已被冻结七成,而部分冻结事项中涉及还款义务约3.99亿元。

不过,高天国旗下还有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智慧能源(1004.HK),目前高天国持有该公司43.65%的股权,为其实控人;此外,其还有上海董家渡地块优质地产资产。2017年高天国斥资240亿从中民投受让了董家渡地块45%的股权。时过境迁,董家渡项目的大股东中民投因债务危机,忍痛割爱,而如今同样陷入麻烦的高天国不知是否也会靠董家渡应对危机。

相关阅读